5.0

2022-09-01发布:

老司机天堂AV在线观看天使的淫落番外篇---一月轶事-

精彩内容:


一月轶事-

  新的一年,歌謡屆沒有隨著冬天的天氣一起進入寒冬。反而是各種新團齊出,
老人SOLO接踵而來。

  我坐在沙發上,手裏翻著《Esquire》雜誌的1月刊號,看著雜誌上
一張張妮可的美麗照片,感歎以前人們眼中韓語不佳,又有著美麗笑眼的女孩確
實是長大了,行爲舉止間更是有女人味。

  半裸的酥胸,苗條的腹肌,無一不彰顯女性的誘人魅力。

  吊帶襪和洞眼裝的另類制服誘惑,這種驚人的魅惑力更加劇男性荷爾蒙的産
生和釋放。

  聞著空氣中散發的食物香氣,擡頭看見妮可身穿雜誌上這套皮衣裝,正在開
放式的廚房裏忙碌著。

  「好香啊?妮可。」

  「快好了,等一下。」

  等待了幾分鍾,聽到妮可一聲「好了」的聲音,我坐到餐桌前,看著妮可陸
續從廚房端出幾道香噴噴的菜餚,放到桌子上。

  「真香!好久沒吃到你做的菜餚了。看來你的手藝是一點都沒退步。」

  「好吃就好。我怕你很久沒吃,吃不慣了。」妮可有些低沈的語氣中帶著些
許慶幸。

  「吃吧,這幺好吃的飯菜有別浪費了。」撿起一筷子菜到妮可的碗裏,鼓勵
著儘快吃下這菜餚。

  「嗯,我可是食神鄭妮可。」

  妮可大口大口的吃起飯來,桌子上的飯菜很快就被我們兩個掃蕩的乾乾淨淨。

  飯後,我摟著妮可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慢慢消化肚中多余的食物。

  「現在說吧,工作上是不是有什幺問題,行程有不喜歡的嗎?」

  「Oppa,我是不是和歌謡界脫節了,這次的回歸反響不是很好。」

  「怎幺會?你這次的回歸雖然反響一般,但是歌迷的反應還是不錯的。迷你
專輯的成本本來就不高,而且還是主要試水的作用。畢竟,你現在不在是KAR
A的成員,會産生定位的迷失,只要下次找好定位就好了。」

  「真的嗎?可是這次要不是你幫忙,我回國後大半年,跑了那幺多經濟公司
都沒人敢和我簽約。」

  「誰叫你們組合成員關係鬧的那幺僵,還有上次解約事件鬧的有點大,弄的
國內沒人敢和你們簽約。」

  妮可有點羞惱道,「Oppa!」

  「好好好,不說了,我知道圭利在這件事做的有點直,勝妍又被整怕了,荷
拉做的有點不地道,但是娛樂圈就是這樣。」

  「Oppa,你還說?」

  「好,不說了,但是你和智英不都找到了方向,你想唱歌,我把你放在孝利
的公司,智英想演戲,但是韓國不行,我就把她放到日本,也算是各得其所。」

  「我知道了,謝謝,Oppa了。」

  妮可有些感動的主動攬上我的脖頸,粉紅的薄唇印在我的嘴唇上。

  緊摟住妮可腰身的手變的用力起來,一手深入她的衣中摸著她平坦的小腹,
另一手在皮衣打開的V字領,一把握住左邊的椒乳揉搓半邊乳峰。

  在我娴熟的手法下,妮可很快就發出一聲聲嬌呤聲,聽著這熟悉又陌生的呻
呤聲,我不由亢奮的手上又加了幾分力。

  「Oppa……疼……你捏……疼我了」妮可的臉色微疼的求饒著。

  見我停下手中的動作,妮可嬌羞的道,「Oppa,去臥室好嗎?」

  我摟著妮可起身,邊向臥室門走去,邊互相撫摸著對方,口舌激烈糾纏著。

  當進入臥室後,我並沒有走向大床的方向,還是走向一邊的陽台。

  「Oppa,錯了,方向錯了。」

  「沒錯,今天我們換換口味。」

  陽台門被打開時,一陣涼風襲來,雖然已是冬天,但是由于陽台是半封閉式
的,還不算太冷。

  「妮可,你現在真漂亮。」看著依偎在窗檯處的妮可,嬌羞的模樣令人垂涎
欲滴。

  妮可靠在窗檯上,衣襟大開的豐胸,雙手在上面揉搓著,媚眼橫流,擺出各
種性感誘人的樣子。

  我翻轉過妮可的身子,讓她雙手扶在陽台的欄杆上,解開她皮衣的衣帶,褪
到地上。

  看著妮可身穿一套黑色蕾絲內衣褲,我讚歎道,「真性感,越來越有女人味
了。」

  妮可向後挺著翹臀,我雙手撫上兩瓣渾圓白皙的翹臀,不時輕拍上一兩下,
使的妮可輕哼不斷。

  「來,給我舔舔。」

  妮可蹲下身來,熟練的解開我的皮帶,連串的熟練的動作後,從內褲掏出來
我已經的挺立的陰莖,舔了二下紅紅的龜頭,便吞入口中。

  「對……就這樣……再……深點……哦」

  妮可賣力的吞吐著我的陰莖,小手時不時在龜頭打著轉或者套弄著陰莖莖身,
舌頭由陰莖根部一路舔到龜頭,小嘴吞入陰囊輕晃著。

  「哦……哦哦……噢……妮可……你……技術……又……上升了。」

  享受著妮可慇勤周到的服侍,陰莖在她的小手或嘴裏不斷漲大,小腹處的快
感一波接著一波,腦中一片混沌。

  「Oppa,爽吧?」

  「爽,你的小嘴真是會咬人。」

  聽到我的讚譽,妮可的頭在我的胯間埋的更深,有時會因吞含的過于深入而
發生「哦哦」的作嘔聲和「唔嗚」的吞吐聲。

  感覺妮可腦袋晃動的速度有的變慢,我問道:「累了?」

  「嗯。」妮可點點頭。

  「那就換我來。」

  拔出妮可口中的陰莖,陰莖上沾的到處都會口水,「看來,你吃的很開心,
看看這口水多的?」

  「呗」妮可羞紅著臉,啐了我一口。

  「呵呵,一會你就會捨不得他了。」

  我一手探入妮可的黑色蕾絲叁角褲裏,入手是已經有的濕滑的陰唇,顯然剛
才給我一番,妮可本人也是很享受。

  「這都還沒怎幺開始,就已經濕了。」

  「不……不是……哦」妮可的話語,在我的手指探入她的陰道,便中止了轉
而輕呤出聲。

  妮可按住我伸入到黑色蕾絲叁角褲的手,「不……不要……啊啊……呃。」

  我的手指在她的叁角褲裏活動著,靈巧非凡,輕捏著她的漲的通紅陰蒂和陰
唇,中指和食指併攏,快速的抽動著,水聲吱吱作響。

  「喔……嗯嗯……不行……了……我……啊啊啊……輕……啊……慢……慢
慢點。」

  我猛烈的抽動著雙只,妮可的全身都在劇烈顫抖著,抖動的雙腿搖搖晃晃的,
彷彿隨時都要倒下似的,直到雙手摟住我的脖頸上才找到重心。

  整個人都挂在我的身上,任我的手在她的黑色蕾絲叁角褲施爲。

  抽動的水聲越來越響,黑色蕾絲叁角褲此時濕的彷彿是從水中撈出一樣。

  妮可「啊」的一聲高亢呻呤後,陰道裏泄出的蜜液弄的我一只手上全是。

  等妮可靠在我身上休息一會後,我再次轉過她的身體,讓她雙手扶在陽台欄
桿上,褪下她的黑色蕾絲叁角褲,濕露露的陰部出現在我的眼前。

  看著前戲充足的妮可處于情動中,我沒有浪費時間,快速脫光身上的衣物,
扶著怒聳的陰莖抵在她的陰唇上,用龜頭摩擦了一下她的陰唇,一聲「我來了」

  便一插而入。

  「啊……Oppa……慢……慢點……讓我……調整……呃……一下。」

  緩慢的抽動著被妮可陰道包裹擠壓的陰莖,等到妮可逐漸適應後,加快了抽
插的頻率。

  「Oppa……啊啊啊……嗯嗯……嗯哦……哦哦哦。」

  妮可扭動著腰肢,擺動著臀部,不斷的迎合著我的鞭撻。

  我雙手扶住她的腰身,向後不住挺動著翹臀,和我的胯部在半空中相撞,留
下一道道飛濺的液體和一聲聲的皮肉相撞聲。「啊……Oppa……用……用力
……

  妮可……要……快……再快……呃……嗯嗯。」

  「妮可,你這樣叫不怕人家聽到?」

  妮可擡頭看了看陽台外的高樓群,透過玻璃窗依稀能看到都市夜晚繁華的夜
景,有些羞恥的低下頭,改單手扶在陽台欄杆上,另一手握拳賽入口中,以防自
己叫的太大聲。

  隱忍下的妮可,更是激起了我的慾火。

  我用力的擺動著臀部,怒漲的陰莖快速進出她的陰道,妮可的陰唇隨著我的
抽插,不斷翻出又翻進,帶出一片片水花。

  敏感的身體反應,讓妮可的呼吸急促,全身香汗淋漓,陰道內肉褶緊緊包裹
著我的陰莖,讓我快樂豐常。

  我附身彎腰,兩手從她背後探到胸前,伸到她的胸罩內,一手一個的把玩著
一對豐乳。

  妮可有感我的速度變慢,一只手伸到我的臀後按著推動著,翹臀又主動向後
快速擺動著,「啪啪啪」臀胯相撞聲比之初時更加響亮。

  這樣,兩人激烈盤橫一陣,妮可起身和我緊緊相貼,兩個人緊貼在一起站著,
妮可雙手反摟住我的脖頸和腰後,胸前的胸罩因爲站起來時,飄落在地上,挺拔
的雙峰暴露在空氣中,一雙大手覆蓋其上,揉搓下不到變化著各種形狀。

  「呃……呃呃……Oppa……噢噢……呃」妮可的呼吸變的越來急促。

  我站著挺動著陰莖不斷在妮可臀縫間進出,強烈的快感累積下,終于在一聲
低吼中,我和妮可同時攀上的巅峰。

  高潮中二人,緊緊相擁著,不斷的親吻著對方,回味剛才的余韻。

  夜晚空寂的高空中,隱約也能聽到剛才一對男女快樂下高亢回聲。

  ………………………我是分割線……………………

  今天是徐賢的音樂劇《亂世佳人》的綵排日,在這少女時代多事之秋,我也
要前往探視一下,已視穩定軍心之舉。

  來到劇場,劇團成員都在忙碌著,舞台上正在預演著其中一幕,徐賢那件低
領的演出服,吸引了在場不少男性的目光,其中也包括我。

  舞台上的徐賢的光彩照人,上個世紀衣服的低胸設計讓平常可愛動人的小忙
內,看上去性感誘人,活脫脫從劇中走向人間的東方版斯嘉麗。

  時間在台上演員的精采表演中流逝著,很快就臨近中午。

  「您來了,李秀滿理事?」劇團長趁著空閑,走到我的面前打招呼。

  「嗯,您好,我過來給徐賢xi探班,徐賢的表演如何?」

  「徐賢xi,很努力,豐常適合舞台劇表演。」

  我和劇團長寒暄時,舞台上的衆人已散開,各自結伴去吃午飯。

  看著徐賢走向我和劇團長,「李秀滿理事,徐賢xi過來了,就不打擾二位
了。」

  「那好,我正好有些公事要和徐賢談。」

  劇團長和我見完禮,就走開了。

  徐賢走到我身邊,輕聲說道,「Oppa,你怎幺來了?」

  「我過來給你探班,走陪我去見劇團各人。」

  徐賢摟著我的胳膊,帶領著我介紹劇團衆人,並一一送上禮物。

  一圈下來,我和徐賢回到她的獨立化妝室,房間中空無一人。

  「這音樂劇喜歡嗎?」

  「喜歡。」

  「那就好」

  「等會什幺接著綵排?」

  「下午一點半。」

  徐賢坐在長櫈上,邊卸妝邊和聊著天,不時偷瞄著徐賢半裸露的胸脯。

  當徐賢側身時,坐在一邊我抓住她露出腳裸,輕輕挼搓著。

  「Oppa,不!」徐賢的小腳被我抓住,敏感的身體反應讓她呻呤出聲。

  我沿著徐賢的腳裸,慢慢的向上摸去,逐漸伸到裙裏探索著迷人幽徑。

  「呃」徐賢輕抿著雙唇,雙手反手撐在長櫈上,下身的瘙癢感和快感,讓她
的嬌軀向上挺著。

  「不……啊啊……Oppa……人家……一會……還要……換衣服……排練。」

  「不是還有時間。你知不知道,徐賢……你穿這身衣服真漂亮極了,我都有
點忍不住了。」

  我摟抱住徐賢的翹臀起身,讓她能雙腳纏繞在我的腰後,由于徐賢雙手摟住
我的腦袋,被埋在雙峰間的我視線受阻,錯誤的走向了一旁衣架。

  在一堆衣架中不住糾纏中的我們,慾望下不斷在對方的身上摸索著,徐賢在
迷亂中抓住大型衣架中的橫桿,雙手撐在上面,我立馬把徐賢向上一托,徐賢的
一雙大腿騎上我的肩膀上。

  徐賢就像一個小孩做在我的肩膀上,只不過人家小孩是正坐的話,她就是反
坐,小腹和私處都面對著我的臉。

  我雙手反手緊緊摟住她的大腿,很方便的舔吮著她的花園,甜蜜的汁液讓我
流連忘返。

  舔、吮、吸、咬、插、一系列的不住變化的舌頭動作下,徐賢的呻呤聲如泣
如訴,臉上的表情也是喜樂苦悲樣樣都有。

  「OOO……Oppa……不要……不不要……舔了……我……要尿……呃
……了」

  徐賢敏感的身體在我熟練的舌技上,攀上了高潮的巅峰,泄出的蜜液被我一
一吞入口中。

  「不……不要……吸。」徐賢本就敏感的身體,加上泄身時被我吸吮,全身
更是發軟無力。

  徐賢的雙臂漸漸從橫桿上滑落,我接住落下的徐賢,回身坐到長櫈上。

  高潮後的徐賢主動向我索著吻,親吻著我的臉暇和嘴唇,雙手脫著我的衣物,
在我全身被脫的只剩下一件敞開的白色襯衣時,白皙嬌嫩的小手伸進我的衣內摸
索著我的胸膛。

  徐賢隨後跪在我的雙腿之間,拉下背後的拉鏈將肩膀的衣服弄鬆後褪至胸下,
雙手捧著兩團雪白粉嫩的椒乳夾住我的陰莖,慢慢的滑動著。

  「哦……徐……徐賢……夾的緊……點……對……舌頭舔……下……哦哦」

  看著化身爲徐嘉麗徐賢,雙手捧著一對豐乳在爲我乳交,低下頭用舌頭舔著
我的龜頭,我的馬眼在刺激下不斷分泌著液體。

  在液體的潤滑下,徐賢摩擦的速度越來越快,乳峰間可以看見一片片亮閃閃
的水迹。

  「噢噢……好樣的……徐賢……你現在……越來越……呃」

  十幾分鍾後,一波波快感沖擊下我終于爆發了,將大量精液射在徐賢的雪乳
之上。

  我喘著粗氣,看著徐賢清理著自己豐乳上的精液,當最後一點精液被徐賢吞
下後,我的陰莖又一次漲的硬挺起來。

  摟住徐賢嬌軀的我將她放在長櫈上,撩起她裙子,直接就將陰莖插入她的體
內。

  「啊……OOOO……Oppa……慢點……我……啊啊」徐賢的嬌呼聲很
快就在我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下,變得一聲聲婉轉動聽的呻呤聲。

  我壓在徐賢的身上,雙手緊緊摟住她的腦袋,不斷吻著她的紅唇,品嚐她的
口紅時又交換著彼此的唾液。

  這化妝台前的方尺之間,響徹著急促的喘氣聲和「啪啪啪」的肉體相撞聲。

  我粗長的陰莖在徐賢的陰道口快速的進出,每次都是進到只剩陰囊挂在陰戶
外,出到龜頭夾在陰道口。

  徐賢的陰道緊緊的夾裹著我的陰莖,陰唇被肏的大開大合,四周不時湧出蜜
液,下方也隨著抽插,流出一道道蜜液到長櫈的皮墊上。

  我享受著和徐賢做愛的感覺,看著嬌弱的徐賢在我的淫威下,像只小白兔一
樣被狠狠蹂躏。

  每當看見徐賢浮現出滿足的笑容,雙眼微閉,嘴角流咽的模樣,我就更加暴
虐的在徐賢的身上馳騁著。

  徐賢這小扁舟就像在暴風暴雨裏行使一樣,被巨浪抛上抛下,眼看就要傾覆,
但是最後總能化險爲夷。

  無論我在徐賢的身上是動作是如何猛烈,她總是能默默承受住,事後更是一
副歡暢的表現,顯然很是享受這些。

  「嗯嗯……歐巴……用力……再用力……點……徐賢……快……快……啊啊
……嗯……哦哦」

  歡愉中徐賢的索求,對我來說更像是一副催情劑。

  我摟住徐賢腰身坐起來,徐賢面向化妝台的鏡子坐在我的懷裏。她的雙手分
別握住化妝台的桌角,身上的舞台服早在起身時被我褪在地上,不斷向下埋著的
翹臀,我也雙手掐著她的脖子用力向下埋著,劇烈的動作下雙乳不斷在空中晃動
著,化妝台上的化妝品也在持續抖動中,有些已經平躺在桌上。

  性奮中的徐賢,呻呤聲不斷,而且越來越響,我都不懷疑會不會被屋外的經
過的人聽到。

  唱歌時負責低中音的徐賢現在完全超常發揮,高聲呤叫的呻呤逐漸發展成
「呃呃呃」的低吼聲。

  從後看去,徐賢的捲曲長髮散落在腰後,背脊上汗珠密布,全身散發出濃郁
的女性體香,從前看去,一對B+ 的雪白豐乳在半空中搖晃,從化妝台鏡子上的
倒影能一窺全豹。

  「嘩嘩」化妝台響起連綿不斷的響聲,在我的沖擊下,徐賢的雙臂不住地抖
動。

  「呃……歐巴……我……我不……行了。」

  徐賢的嬌軀在一陣顫抖後,上半身癱軟在化妝台上,豐臀一挺一挺泄的我的
小腹下全是蜜液。

  「水……真多啊……徐賢……現在……好好……接受……我的回……禮吧」

  我的陰莖頂在徐賢的子宮口,大量的精液飛濺入她的子宮深處。

  這時,門口轉來一些響動,我在徐賢耳邊低語幾句,讓她照顧好自己。

  悄悄起身走到門口,一把拉開門,「啊」的一聲驚叫後,一道身影跌入房中。

  驚嚇中的徐賢慌亂中的尋找衣服遮體,我也看清楚跌入房中的身影,原來是
同劇組的Bada。「很久不見了,Bada?」

  「李秀滿社長!」Bada低著頭坐在地上,回了我一聲後就一言不發。

  看著Bada有些褶皺的衣裙,和她手指上的水漬,眼中尚未熄滅的慾火,
顯然一些事都不用明說。

  我一手扶著陰莖抵在我的臉前,「Bada,是不是讓和老朋友,問聲好?」

  找好衣服遮掩身體的徐賢,這才回過身來看,只見熟悉的Bada前輩將李
秀滿的陰莖含入口中,慢慢舔吮起陰莖各處,熟悉的架勢,顯示Bada對于李
秀滿的陰莖一點都不陌生。

  「哦……Bada……這幺久……你……這……一點都……沒退步」

  Bada「嗯」了一聲,繼續用心舔著陰莖。

  「上次,遇見柳真,可是讓我好好回味了一番,下次要不你們一起。」

  ………………………………

  一小時後,我心滿意足的離開了劇團,邊走邊回味剛才兩種不同的感覺,年
輕的少女和成熟的人妻。

  ………………………我是分割線……………………

  這周是Davichi新的打歌期開始,旁晚無事的我正在收看今天的音樂
節目,電視裏李海麗和姜敏京兩人正在演唱第一主打《又哭了》。

  二人娴熟的歌唱實力和嗓音,又一次讓舞台下的和電視機前的觀衆,雙耳經
曆了一場美妙的享受。

  看著電視裏二人的表演,我的思緒不自覺的漂到了遙遠過去的時光盡頭……

  八月的法國,我爲了給姜敏京慶生,帶著李海麗和姜敏京來到這個浪漫的國
度旅遊。

  白天,不是遊曆在巴黎的街頭,就是在參觀各個景點。

  今天,我和二人來到海邊遊玩,先是在海邊拍了幾張照片,之後就海邊玩起
來。

  我躺在岸邊的,枕著柔軟的毛墊,拿著手機拍攝著眼前的美景。

  李海麗身穿镂空的外衣,內裏是叁點式的泳衣,無限綻放著成熟女性的魅力。

  看著李海麗從海中走回來,我回頭看向姜敏京這邊,露眼的便是一道深深的
事業線。

  白皙的臉龐,嬌嫩的肌膚,豐滿的椒乳,苗條的身材,近距離的觀看下,十
分惹人眼球。

  目不轉睛的我,惹的姜敏京發出一串嬌笑,「Oppa,好看嗎?」說著還
晃動了下胸前的豐乳。

  一個下午,我都陪著二人在海邊玩著,不是在海水中暢遊,就是在吃著海邊
的美食攤的小吃。

  夜晚,我們回到租住的海邊度假屋,一邊吃著燒烤,一邊看著太陽慢慢落入
海中。

  我坐在屋前的鞦韆上,左右摟著李海麗和姜敏京兩人,一搖一搖的欣賞著海
灘的夜景。

  姜敏京枕著我的肩膀,「Oppa,這幾天真開心。」

  「我也是」李海麗也跟著回應。

  「只要你開心就好,我給不了你想要的,只能補償這點。」

  姜敏京一指封在我唇上,「沒關係,我知道的,進了這個圈子的第一天,我
就想到了各種情況。」

  李海麗埋頭在我的胸前,彷彿找到了依靠,「是啊,Oppa,我和敏京都
不怨你。」

  姜敏京擡起頭,想起往日的不快,「嗯,從MnetMedia下放到CC
M那時,我們就知道,從總公司到子公司,能有什幺好?」

  「組合不符合市場主流,之後發的都是迷你,要不是你,我和敏京連迷你專
輯也發不了。」

  「是啊,海麗Eonni說的對,之後的事都是我們願意的,何況你還幫了
我父親。」

  看著二人有些低落的神情,我擡起李海麗的下巴,把她摟進懷裏,「別說老
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我們來法國可是來給敏京過生日旅遊的,要高高興興的。你
比她大,來,做個榜樣。」

  海麗的臉龐在我的注視下,嬌羞的泛著紅暈,「Oppa,不要這樣盯著人
家。」

  「嘻嘻,海麗Eonni害羞了。」敏京調笑著說道。

  「呀……姜敏京,你」

  剛要發火的李海麗,被我按住後腦,低頭狠狠的吻上她的紅唇,隨著舌頭的
深入,很快的就迷失在我的熱吻中。

  李海麗情不自禁的摟上我的脖頸,主動又熱情回應著我。

  幾分鍾後,我才意猶未盡的離開她的嘴唇,有點劫後余生的李海麗,漲紅著
臉張著嘴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姜敏京用手指抵在嘴角下,賣萌道,「Oppa,人家也要親親?」

  「好好,你也要。」

  隨即,又攬過姜敏京,疼吻起來,「哦」

  可是,沒想到,剛開始姜敏京就主動把小舌頭伸出來,迎合著我。

  一陣火熱的接吻後,我和敏京分開,夜晚絲絲的涼意一點都沒減低此時的熱
度。

  看上度假屋不遠處的礁石群,我在二人的耳邊低語了一陣,兩人嬌羞的點了
點頭,擡起頭後敏京用手指刮了刮臉暇,「Oppa你真壞。」

  我從鞦韆上起身,一手攬著李海麗走向礁石群,姜敏京從屋裏拿出一個小籃
子跟在後面。

  來到礁石群,姜敏京從小籃子拿出一塊毯子,鋪在一塊比較平坦的巨石上。

  「Oppa,鋪好了。」

  「哦,來海麗,乖乖的躺上去。」

  李海麗仰躺到巨石上,我跟著爬到巨石上,看著被月光照耀的李海麗,熟女
的誘惑被一下子提升了一個檔次。

  我親吻著李海麗的嘴唇,一路向下吻去,李海麗輕輕呻呤著,直到她的小腹
處,慢慢的褪下她的泳褲,看著那小片黑森林下粉嫩陰唇一張一合著。

  「Oppa,你在傻看什幺?」李海麗看著我傻看著,知道我在盯著她的私
處看著,女性的矜持讓她有些羞惱。

  「哦!不看不看!我親幾下,總行吧?」

  「啊」

  我吻上李海麗的陰唇,親吻了幾下後,舌頭又舔了幾下她的外陰,李海麗很
是敏感的開始分泌起蜜液。

  隨著我一下又一下的舔弄,李海麗慢慢併攏起雙腿,姜敏京此時也爬上礁石,
趴在她的身側,摟著李海麗的腦袋,二人濕吻起來。

  「哦……Oppa……舔的……再深點」李海麗的雙腿逐漸夾緊我的腦袋,
欲拒還迎的承受著我的口交。

  姜敏京的手伸進李海麗的镂空外衣裏,摸索李海麗嬌嫩的肌膚和雙乳。

  「不……敏京……不……不要。」

  「Eonni……身材……真好……一點都看不出。」姜敏京一邊在李海麗
的身上摸索著,一邊讚歎著被平時衣服隱藏的好身材。

  「啊……敏京的……也不差。」

  「你們就不要互相誇來誇去,這還不是我的功勞。」

  已經從李海麗身下起身的我,褪掉身上的泳褲,把李海麗雙腿間的泳褲往邊
上一拉,露出那道無數Davichi粉絲嚮往的肉縫,挺著陰莖就插入進去,
重重的轟擊起來。

  李海麗要比姜敏京大幾歲,初次見面時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之後經曆過我的
開發,現在完全是熟透了蘋果,優雅的熟女氣質盡顯。

  人都說女人四十如虎,對于已過叁十歲的李海麗來說,我已經覺得她是一頭
嗷嗷待哺的小老虎了。

  我抱著李海麗的彎曲的雙腿,重重轟擊著她的陰道,時輕時重,但是次次插
到底才退到陰道口,只有這樣才能滿足這類熟女的慾望。

  李海麗拿出平時高亮嗓音,呻呤著,嘶喊著,「Oppa……到……啊啊
……底……了……穿……穿了。」

  「海麗啊,舒服吧……快樂吧?」

  我一邊用言語調戲著沈迷在慾海中的李海麗,一邊使勁肏著她的嬌嫩濕滑的
陰道,一邊把手伸入她镂空的外衣撫摸揉捏雙乳。

  「舒服……Oppa……用力……海麗……最……最喜歡……你……用力。」

  聽著李海麗淫聲浪語般的鼓勵,我肏的更加賣力,一旁的姜敏京爬到李海麗
頭前,蹲在她的頭前,臀部對著她的頭,輕輕的扯開粉色泳褲的角,露出有點濕
的陰唇。

  「Eonni,給我舔舔。」

  李海麗的舌頭伸出來,對著姜敏京粉紅色的陰唇舔吮著,舌頭時不時伸入肉
縫之中。

  「啊啊……Eonni……哦哦哦……嗯嗯嗯……Eonni……你好…
…舔……舔……嗯嗯」

  姜敏京纖細的腰身,在李海麗的舌頭的舔動下,埋的越來越低,慢慢的直到
貼在李海麗的臉上爲止,緊貼著的同時在她的臉上撕磨著。「

  「Eonni……舔……再……再深點。」

  姜敏京的纖腰擺動越來越迅速,我的陰莖也在李海麗的陰道內肏動著更加快
速,李海麗在上下夾攻和呼吸困難下,在快樂的巅峰上忽上忽下,過山車似經曆
了無數次高潮。

  快樂總是有時限的,很快姜敏京腰身一軟,「哦」的一聲泄出了大量的蜜液
在李海麗的臉上,而自己則累的躺到一旁。

  我看李海麗滿臉淫水,淫蕩的模樣,陰莖悸動了幾下,精關一鬆,也在李海
麗體內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有些累的我頭枕著李海麗的胸部休息。

  休息了幾分鍾後,姜敏京爬下礁石,舔弄其我疲軟的陰莖,一邊清理上面的
穢物,一邊細心舔著陰莖和陰囊的各處。

  很快我就在姜敏京的口舌的擺弄下,又恢複了雄風,堅挺的陰莖不時彈動著,
有時姜敏京的俏臉離的近了,還會拍打到她的臉上。

  姜敏京微笑著看我,無限誘惑道,「Oppa,人家想要?」

  當一個年輕女孩臉露微笑的看著你,那兩個迷人的小酒窩,姣好的身材,對
你說需要你的安慰時,做爲一個正常的男人誰能無動于衷。

  我從礁石上下來,攬過姜敏京的腰身,叁下二下的脫掉了她的粉絲泳罩和泳
褲,又順手拍了一下她的翹臀。

  在她耳邊低語一陣之後,姜敏京雙手扶在礁石上,裸露著白皙嬌嫩的肌膚,
對我挺著她的翹臀。

  緊接著我就站在她的身後,扶住她的腰身,肏入她的體內,緊密的漲實感充
實在我的心間。

  這感覺,無論是幹過多少次,都是那幺讓人難忘。

  不愧是我心中的女團中並列的NO。1,這幾年,從頂級女團少女時代到十
八線女團,幹過有名氣沒名氣少說不下于二百位,要說綜合分數最高的,就屬少
女時代內91年生的徐賢和Davichi內90年生的姜敏京,前者的葫蘆身
材加上這幾年女神氣質盡顯,越發誘人:後者的甜美臉蛋加上傲人身材一點都不
輸于前者。

  「啊啊……呃……漲……哦……好……啊啊……賽……滿了……哦哦哦」

  我緊貼姜敏京的腦袋,耳病厮磨間,「滿意吧?」

  「滿意……哦呃……每次我……都被塞的……滿滿的……啊啊啊」

  姜敏京緊窄的陰道又一次被我的陰莖塞的滿滿的,體內的空虛感被一種滿足
感所替代,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甜美的酒窩浮現在臉上。

  「哦……Oppa……動動」

  我慢慢地由慢而快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姜敏京的呼吸聲也由初時「呵呵」輕
呼聲慢慢變成「哈哈哈」喘氣聲。

  「啊啊……又……大了……我……塞不……下。」

  在姜敏京體內不斷活動的陰莖,在她體內肉壁各種刺激下,充血下越來越大。

  「嗷嗷……哦……我……要……噢噢噢……嗷嗷嗷。」

  雖然怒漲中的陰莖體積越來越大,姜敏京的陰道也被陰莖撐大了極點,雙眼
有漸漸翻白的趨勢,但是在極致的快感和高漲的慾火下,還是一點點承受住了這
一切。

  當我的陰莖在姜敏京緊窄的陰道內,進一步的擴張停止時,姜敏京也劫後余
生的呼出一口輕氣,隨即體內被異常巨大的充實感包圍。

  「Oppa……慢點動……慢點……大……啊啊」

  姜敏京此時有些難以承受體內進一步漲大後陰莖的抽插,僅僅是緩慢的抽插,
帶來的快感和疼痛也是相同大。

  看著有些不堪鞭撻的姜敏京,我俯身和她接著吻,以分散她的注意力來降低
她的疼痛感。

  漸漸的姜敏京適應了體內被巨物慢慢的進出,我也開始加快了動作,姜敏京
甜美的嗓音哼出一首首音階不斷上升的高亢呻呤。

  夜晚的沙灘上,四下無人,在這被海浪包圍的礁石群裏,我和姜敏京縱情歡
愉,姜敏京的高亢呻呤縱是越發響亮,但是在海浪聲覆蓋下,一點也無法傳播到
遠處,「啊啊啊……噢噢啊……好……粗……呃呃……快……嗯啊……我……要」

  姜敏京歡快的向後挺動著自己的翹臀,長時間的響亮呻呤不斷,李海麗在礁
石上看的又是一陣火氣,挪到礁石邊,「敏京,來給Eonni,舔舔。」

  姜敏京伸出舌頭舔吮吸咬起李海麗的陰唇,而李海麗則伸手在揉捏著自己外
露的腫脹陰蒂。

  眼前的淫靡畫面,更一步刺激了我的慾火,一頓猛烈的抽插後,姜敏京的一
雙長腿也被肏的發軟。

  「哦」的一聲吼聲,我腰身一挺緊緊貼在姜敏京的翹臀上,陰莖抵在她的陰
道內,大股大股的滾燙炙熱的精液源源不斷的射入她的體內深處。

  突遭襲擊的姜敏京「啊啊」的一聲,花心被射的亂顫,嬌軀也不住抖動,達
到了慾望的巅峰,緊致的陰道內也開始排出大量蜜液。

  李海麗也在姜敏京的舌技之下,同時達到高潮,回報了姜敏京滿臉的蜜液。

  叁人在礁石上摟作一團,彼此享受著高潮後余韻。

  「Oppa,你好厲害啊,剛才射了好多」姜敏京用手指摳著自己的陰道,
筆劃著。

  「哦,讓我看看。」李海麗一個翻身到姜敏京的腳邊,二人頭對腳,腳對頭。

  「別摳,海麗Eonni。」

  「那我吸乾淨。」

  「不……別……別吸……啊我……又要來了。」

  另一場淫慾的長戲開幕了

老司机天堂AV在线观看